第2005章 所以我回来了

沈墨寒轻勾了下嘴角,但就算这样,气息还是很凝重的样子。

她,应该是看到报道了吧!该死的是,自己怎么突然在意起她的感受来呢?

“让席岩把那个王姐,给我开了,还有,让她这辈子,都无法找到任何好的工作。”

沈墨寒觉得,自己是时候把公司人员,重新筛选一遍了。

就知道,会有这一结果,所以厉泽宸点了点头。

“是,少主。”

“夜莺那边,没有什么消息传来吗?”

很想,知道那个人的信息,但是……厉泽宸摇头,“没有。”

“好,知道了,回去吧!”

沈墨寒说完站起了身来。

“可是医生说,你还需住院观察一下。”

厉泽宸提醒他。

“各种检查都做了,全显示没事,就这还要住院观察?”

沈墨寒的目光一凛,厉泽宸瞬间没了声音。

只能是往旁退了两步,让他先行。

没办法,谁让他是老大呢?

所以,不管他说什么,自己都得乖乖服从。

犹豫了许久,沈墨寒还是给夜莺去了电话。

“喂!少主。”

那边的声音,显得特别平静。

“嗯!舞儿怎样?”

很想,听到些什么,又怕,真发生些什么。

“跑到海边哭了一阵,现在已经回家。”

夜莺对他,有着一丝的怪责味道。

可能是因为这些天,一直在暗中紧跟着水轻舞的缘故,让她对这个女孩,心生了那么一丝的怜惜之情。

“是吗?”

沈墨寒这话,感觉问得有些的漫不经心。

所以,夜莺也没有回答。

感觉,他也无需自己给他答案,因为他的心思,已经飘远。

水轻舞知道,自己的突然离家,会让家人担心,但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他们会在花园等着自己。

“妈,冥夜,你们……”“回来就好。”

夏馨菲上前,一把拥住了她。

不管,她受了多大的委屈,她都还有自己这个母亲在身后给她力量。

好不容易止住的泪,在这一瞬间,再度决堤。

“我没事的。”

水轻舞把脸,埋在她的肩窝。

果然,只有家人,才是她的最大精神支撑。

“嗯!我相信你。”

穆家人,就没有脆弱的,就算是被折断了翅膀,也能重新展翅高飞,更何况是一段感情呢?

“妈,我饿了。”

水轻舞扯了扯嘴角。

夏馨菲一听,马上松开了她,“好好,我马上给你准备。”

“谢谢妈!”

水轻舞眼眶含泪,说不出的感激。

而这,便是她要放弃沈墨寒的理由,不能因为他,而罔顾了她最亲爱的家人。

夏馨菲拍了拍她的肩,然后转身进了屋。

怎么说呢?

一切尽在不言中吧!“妈很担心你,都没有吃饭。”

穆冥夜这会儿,才插上了话。

水轻舞点了点头,“我知道,所以我回来了。”

“谢谢你能回来。”

穆冥夜知道,她话里的意思。

“是不是觉得我很坏,不是一个好女儿、好姐姐。”

这些年,一直是家人在包容她,可她,一直在挥霍他们对自己的宠溺。

穆冥夜摇头,“不,你懂事得让大家心疼。”

“你这小屁孩,是故意惹我哭的吗?”

水轻舞的鼻尖直泛酸。

“那个人,或许跟我们无缘。”

穆冥夜开解她。

水轻舞点头,“嗯!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能做到吗?

彻底的松手。”

穆冥夜知道她的人品,不可能会在得知对方要结婚之后,还纠缠不休。

“虽然过程会有些痛,但我一定会做到,譬如说,谈一场新的恋爱。”

只是这样一来,势必会对那一个被自己利用的人,心有抱歉。

穆冥夜伸手,圈住了她的肩,“没事,还有我们呢。”

“对,还有你们,我以后若是嫁不出去了,可不要嫌弃我。”

水轻舞玩笑似地道。

“好,只要我跟冥曜有一口吃的,绝不会让你受苦。”

这是弟弟对姐姐,最郑重的承诺。

水轻舞真不想哭的,可是家人温暖的话,总会让她忍不住地动容。

“咦!你们两个,这个干嘛呢?”

穆冥夜从屋内出来,看见两人拥抱在一起,不由得疑惑了下。

“来自于高智商领导层的关爱。”

穆冥夜一边说,一边松开了手。

穆冥曜直接翻了个白眼,“又来跟我玩深沉。”

对于自己这个双胞胎的哥哥,穆冥曜总有一种错觉,他们两个,是两个不同时代的人,而不是一前一后降生的双胞胎。

“不过老姐,你这是哭过了吗?

刚去哪里了啊!”

穆冥曜盯着水轻舞的眼睛看,一脸的存疑。

“去了海边,被沙吹进眼睛了。”

水轻舞找了个很蹩脚的借口。

但用来应付穆冥曜,感觉已经绰绰有余了。

“哦!这样吗?

可怎么突然想到要去海边啊?”

今晚的穆冥曜,好像有些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

“就是觉得这天太闷了,所以想去吹吹风。”

水轻舞在穆冥曜面前说起谎话来,那是一套一套的。

“真是的,也不叫上我一起,人家也想去吹海风来着。”

穆冥曜瘪嘴控诉。

水轻舞笑了笑,“怎么,月考又考差了吗?”

“什么啊!我是被班里一个女生给气到了。”

穆冥曜说起这个,便是一脸委屈。

“怎么回事?”

水轻舞其实自己已经很难过了,但还要关心弟弟的学校日常。

穆冥曜一脸的欲言又止,完后摇头,“算了,不说也罢。”

“你喜欢人家?

可人家不喜欢你?”

水轻舞试探性地问。

“可能吗?

就我这样貌,想要什么样的女孩子没有,还会去单相思,那是傻子才会去做的事情。”

穆冥曜的情绪,好像有几分激动。

穆冥夜眉宇一皱,很是不安地看了水轻舞一眼。

果然,她的脸色,已经瞬间暗沉了下去。

“单相思,真的是傻子才会去做的事情吗?”

水轻舞喃喃自语着。

“可不是……”吗字还没有说出来,他的嘴巴,便被穆冥夜给捂住了。

“去看看妈,帮姐准备好吃的了没有。”

穆冥夜说完,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便把他给往屋内拽去。

“唔唔……”穆冥曜瞪大眼的看他,希望他松开自己,感觉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水轻舞站在原地不动,目光却一直跟随着他们。

单恋傻吗?

以前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总能被自己找各种的理由说服。

但如今,她不得不承认,能做出这事来的人,确实是挺傻的。

这不,她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吗?

深爱一个人又有什么用,不是你的,始终不会眷顾你一分一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