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七章 我的塔!(二合一)

“啊......”

一声尖叫声从邈水宫练武场传了出来。

侧眼一不小心看去的慕容沁大喊一声,然后双手紧紧捂住了双眼。

这一刻,少女感觉到自己这辈子都嫁不出去了。

不过江临倒是极为的淡定。

虽然光天化日,日下遛鸟很是不对。

但是这又不是出于自己的本意。

自己的青衫和日用品都分类放在至尊魔戒里面了,自己就会这么一套衣服。

如果是不会这条极具现代感的四角裤衩质量极好的话,江临估计现在得光着腚子了。

不过不得不说,师父给自己做的这条裤衩质量竟然如此之好?

那些衣服都化掉不成样子了,可是自己这裤衩依旧崭新如旧。

估计师父用了什么不得了的材料?

可是这种的极高品级的材料是怎么来的?话说双珠峰很穷的说。

算了,到时候再说吧。

穿好裤衩的江临站在慕容沁的身边。

虽然说自己已经是被慕容沁的这个少女看个精光了,但是没事,江临觉得自己不是那种拘于小节的人。

其实有一说一,如果不是江临硬是要以自己武夫境界去接的话,江临是不用复活币的。

“小子!别太狂妄了!起!”

另一边,尽管不知道江临是怎么复活的,但是治怆宫大长老还是强行定下了心神!

这个小子肯定是运用了什么逃脱秘技或者是法宝!

不过这种法宝是有限,自己就不信这个江临还能够逃脱第二次!

玲珑黑塔再次起来,往只穿着一条裤衩和依旧是捂住眼睛、觉得自己这辈子都嫁不出去了、满眼睛都是刚才巴雷特的慕容沁的身上罩下!

狂风吹起,将慕容沁刮到了一边,在这位治怆宫大长老看来,这少女在自己还要享用呢,自然不能杀了。

玲珑黑塔再次往江临那边罩去!

此时的慕容沁也是忘记了害羞,双手从娇红到宛如草莓滴水脸蛋上放下,紧张地看着江临。

其实一开始,江临第一次被这黑塔套进去的时候,江临一开始其实还挺懵的。

连续锤了几拳发现这一黑塔竟然格外的坚硬。

材质很是不一般。

不过江临还是不信邪,依旧是没有解开自己的灵窍,以自己的四境武夫强行锤着。

但是渐渐的,江临发现这黑塔竟然有许多的冤魂。

这些被黑塔囚禁的冤魂,开始侵蚀江临的理智,那黑塔甚至在试图炼化江临的血肉。

从里到位,从上到下,江临感觉自己的武夫体魄在逐渐瓦解。

这就有些意思了。

如果说江临解开灵窍,要用剑的话,这倒是什么事情也没有。

这种程度的法器,江临有信心一剑破之。

但是江临不想那么做……

因为这有些奇怪的塔刚好可以锤炼自己的武夫体魄,尤其是魂魄。

而且江临也需要自己的武夫体魄被锤炼,要不然的话自己到时候怎么去万里城问拳?

于是乎,江临就打算作死了。

所以就算是人要莫得了,他都不打算解开灵窍用飞剑。

江临想看看自己现在的拳头究竟有多硬,自己现在武夫境界的极限在哪里。

而且最重要的是,江临从来没有以自己的武夫境界经历过生死实战。

在陈府,无论是小嫁还是陈夫人,江临潜意识都知道她们是不可能伤害他的。

到了妖族天下,江临本以为可以练练拳,结果发现遇到的人都挺弱了,这让江临出拳恨不痛快。

现在,这个钟刚好可以作为一个沙袋!

甚至可以让自己窥觊于武夫第五境——雄魄境!

雄魄境!顾名思义,雄诨的体魄,这黑塔便是最好的磨刀石!

至于复活币,反正完结也用不完,而锤炼武夫体格的机会可是极为难得的!

哐当.......

一道声响传遍练武场,江临再次又被这黑塔给罩了进去......

这倒是让治怆宗大长老胡失至有些懵逼。

第一次被罩就算了,为什么第二次他连躲都不躲?甚至这个男人看着自己的黑塔还有几分的兴奋?就像是痴汉看到了小妞一般。

这人不会是疯了吧?

但是不管那些,反正罩都罩了,管他出于什么目的,炼死他再说!

于是乎,胡失至开始念口诀发动黑塔。

黑塔中,江临深呼吸一口气,继续封闭自己的灵窍,单纯以武夫体魄抵抗!

在黑塔之中,江临再次感受到那黑色的灵力在侵蚀自己的身体。

那些被这玲珑黑塔压住的冤魂不停地朝着江临扑过来!

江临依旧是没有松开自己的灵窍,将武夫真气聚在丹田,然后一拳拳递出!

江临每一拳都击散黑气魂魄,拳劲打在了那玲珑黑塔之上。

黑塔中依旧是传来响雷般的撞击声,而且要比第一次强烈许多。

“咚!”

最后一声拳响响彻整个山峰,胡失至心头一震......

不过幸好,动静消失。

抹了把冷汗,胡失至放心的松了口气,玲珑黑塔再起。

远处,依旧是剩下了那一条桀骜不驯的四角裤衩......

“bin......”

又是铜币落在大理石上的声音响起,江临再次出现在练武场上。

“啊!!!”

未等慕容沁开始嘤嘤嘤地哭泣,紧接着又是少女的一声尖叫,慕容沁再次捂住了眼睛。

他淡定地走到自己的裤衩边上,然后再淡定地穿上,口中还在不由自语:“差一点啊......”

江临看了看自己的拳头。

确实差一些。

再看了看自己那可以让富婆美目连连的八块腹肌,好像更有型了。

蹦达一下,好像身子更轻了。

甚至江临感觉自己的魂魄更强劲了。

这塔果然是一个好东西,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落到这种人的手里。

“怎么会!”

相比于江临的淡定,这一刻,治怆宫大长老真的开始怀疑人生了!

他明明是死了的!

可是为什么又活了啊?!

而且为什么这个裤衩男更加的兴奋了啊!

甚至这个男人的武夫真气更加浓郁,境界更进一步了!

“喂!老头子,你就这点能耐吗?九折水瓶?爷就站在这里让你继续套了,你该不会炼不死我吧?

我才不过四境武夫啊,你这都炼不死?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的那么废吧?”

站在练武场,江临火力全开化为带阴阳师。

他挺怕的,不过不是怕这黑塔,而是怕这治怆宗大长老心疼自己的法宝不给自己炼体了。

“可恶!气死老夫了!小子!给老夫去死!”

果然,受不住江临的极力嘲讽,治怆宫大长老又一声怒吼,玲珑黑塔再盖了上去。

然后又是“咚咚咚”的敲钟声。

然后敲钟声停止之后又是一条桀骜不驯的裤衩。

然后江临又光着腚子......

“啊???就这?不会吧?就这?”

“给我死!”

“就这?”

共计三次,这位治怆宫的大长老不信邪的不停地的盖着江临,要证明自己的玲珑黑塔是最强的。

可是江临一次又一次“死里逃生”。

而在黑塔之中,江临拳意更盛!

这是一种愈战愈勇的武夫痛快,他感觉自己的魂魄越发坚韧,甚至和拳头连接在一起,有一种“人即拳”的感觉!

江临现在也明白为什么武夫一定要经历生死实战了!拳头是打出来的!

最终,当这玲珑黑塔最后一次盖在江临身上的时候。

黑塔竟然没有任何动静?

所有人都发呆地看向那黑塔。

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不敲塔了?难道他放弃了?

一息......两息.....越来越久,还是没动静,但是胡失至和甚哏旭都不敢轻举妄动,甚至额头上的冷汗不知为何冒了出来。

“轰!”

突然间,就在练武场落地可闻针声的时候,一声巨响传遍整个邈水宫。

只见那玲珑黑塔在一个拳头大小的地方出现裂痕,紧接着,裂痕迅速扩散,如同蛛网一般布满黑塔全身!

“哗啦哗啦......”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那黑塔竟然如同瓦解的土房坍塌而下,黑色的玄铁散落在江临四周,皆是碎片!

“我的塔!我的塔!我的塔啊!噗!!!”

失去本命物的治怆宫大长老一口老血喷出,看着他平生得到的最大机缘就破灭,他狂发乱舞,尽是痴狂。

他怎么都不敢相信,这人能够一次又一次的逃出生天!

他更不敢相信,自己那足以炼化金丹境修士,连掌门都窥觊的黑塔竟然被一名四境武夫锤烂了!

不过伤心的不只是他一个人,还有江临......

看着地上的玄铁瓦片,江临也是很是心痛。

虽然用了三个复活币找死,但是江临没有一点放在心上,毕竟自己的复活币实在太多了。

可是这黑塔很难得啊......自己差一点就能够迈入武夫五境了!可是为什么这塔就碎了呢?

“你......我跟你拼了!!!啊啊啊!!!”

失去本命物,更是被四境武夫耻辱击碎,这位治怆宫的大长老失了智的往江临冲去,可是他一步未卖出,江临已经是消失在了原处。

瞬然间!在他和甚哏旭的眼瞳中,江临的身影骤然出现,夹杂着冰霜拳意的江临已经一拳击穿他们的心脏。

“你的黑塔真棒,就是可惜被我玩坏了。”

江临惋惜说道,而双拳的冰结在他们身体迅速蔓延。

当江临抽出拳头之时,他们的身体已经是裂开,化为万千冰晶消失在原地。

江临走到那黑塔的碎片前,将它们扫了起来,然后用吴克给自己的金色莲子放在上面。

莲子散发着金色的光芒,于此同时,一道道黑色的狂风从黑塔席卷散开,吹舞着江临的发丝。

黑风皆是冤魂的怨念与不甘。

两息之后,黑风消散,在金莲散发着金色佛光之中,上百位被黑塔囚禁的魂魄漂浮于空。

他们皆是对江临深深一礼。

江临起身作揖回礼。

佛光之下,他们化为光点消散于空中,已是被超度。

在那颗金色的莲子上,竟然出现了一些“*”字刻痕,江临知道,这是功德,江临超度他们的功德。

“我这种人也能拿取功德吗......”

江临笑着摇了摇头,将这颗带有功德的金色莲子轻轻往后抛出,安稳落在了少女的白皙掌心。

“前辈?”

“送你了,小礼物,可以随身携带。”

而那被净化的黑塔碎片则像是褪了色一般,变得古铜,很显然,是因为那人以这塔作孽太深而导致这塔黑化的。

这塔并不是什么魔塔,只不过是遇人不淑罢了。

而且按理来说,主人死后,本命物也会消失,可是这塔依旧在,可见这塔并非凡物。

甚至这塔对武夫有奇效特攻。

收入储物袋,江临打算到时候回日月教给小黑研究研究。

拍了拍手,当江临转身的时候,又一批赶来的邈水宫弟子赶来。

其实他们早来了,刚好看到自己的宫主被这裤衩少年给轰杀,惊得说不出话语。

江临看向他们,那冰魄的寒冷眼眸让所有人心头一颤,纷纷下跪。

感受到外面的动静终于是消失,但是平静地又让人害怕的酒池肉林的女子们也是纷纷穿上了蚕纱衣裙走出宫殿。

她们首先看到的便是那昂然的背影以及他身边那残留的甚哏旭以及治怆宫大长老的些许气息。

可这气息,也在下一刻随风飘散,在她们神魂的束缚也是消失。

来时,江临已经从慕容沁的口中得知邈水宫会对掳掠来的女子,或者是稍有姿色邈水宫女弟子施加一种神魂束缚。

然后她们就需要对邈水宫宫主言听计从,否则就会遭受噬魂之痛。

这些女子一般都被养入邈水宫后宫,玩腻了之后甚至还会随意赏赐给男弟子,以稳固人心。

“有仇就报仇,有怨就报怨,想下山的就下山,我不会收留你们,我也不会要你们。”

江临从储物袋中给她们各自丢下了一些普通的刀刃。

再一道冰寒剑气在练武场掠过,所有男弟子的灵窍在同一时间完全破坏!手脚也是被束缚起来!

她们愣了许久,最终,一个女子拿起刀刃,紧接着,又一个女子拿起了刀刃。

她们紧紧握着手中的刀刃,一步一步地往那些平时lin辱自己、亦或是将自己掳来邈水宫的男弟子们的面前走去。

这一天,邈水宫练武场旁边的那条小溪,被尽数染红。

……

……

[稍微解释一下,男主至始至终都是以四境的武夫战斗,四境武夫真的不算强,咸鱼也刚好想给男主武夫升升级,再用一些用不完的复活币……

而且那黑塔是有伏笔的……

不过没想到因为这个使用复活币引起了争议……

咸鱼想了想,确实咸鱼考虑不周(但是这黑塔对武夫真的有特攻的)。

咸鱼以后会注意的。

然后今天还有一个大章,今天一共有80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