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原来是欧阳少爷,怎么,看你的样子,似乎也是碰壁了吧。”

康明城看见了在秦月萱身边的夏忆梦,也是猜到了一二。

“康少这么说,想必也和我一样吧。”

“我才回国内,此人是什么身份,你知道吗?”

“我已经叫人去查了,马上就可以知道消息。”

康明城笑道:“欧阳少爷做事还是这么令人放心啊,看来敢和欧阳少爷抢女人,真是一个不明智的选择。”

“康少真是爱说笑,这一次回过不是冲着秦月萱而回来的吗,我想康少也是势在必得了吧。”

“哪里,李家少爷不也是一直在追求着吗,这还真不好说。不过不管是谁,至少还轮不到这个小子来,他还不配。”

“说的没错,而且,你看,说曹操就曹操到了。”

此时从那别墅门口之处,康明城和欧阳宇也是见到了李兴言走了进来,看见了秦月萱和萧天夜在一起的时候,很明显眼神阴沉了下去。

两人见状,也是对着李兴言打着招呼,李兴言见状,也是立刻走了上去。

“这还真是好久不见了,欧阳少爷,康少爷。”

“李少爷也是,近来可好。”

“一切都好,就是有着一个眼中钉。”

“好巧,我们也是。”

三人相视一眼,将目光转向到了萧天夜的身上看去,康明城说道:“李少爷,我知道你也喜欢月萱,我觉得我们可以公平竞争,这样谁赢谁输都不应该有着抱怨。”

“这个自然。”

“但是现在偏偏多出了一个人来,而且这人我觉得还不够资格,你认为呢,李少爷。”

“无名小卒而已,我早晚会解决掉他的。”

“听李少的口气,似乎是知道这人的来历?”

李兴言说道:“当然,一个无名之辈而已。”

两人听了李兴言的话之后,也是知道了萧天夜并没有什么背景,家中很穷,父母也很早去世了,曾经读书的钱也都是自己的奖学金和在外打工赚取的。

这等身份条件和李兴言他们相比的话,那么根本是无法相提并论。

都说条条大路通罗马,但是有些人就直接是从出生开始,就生在了罗马。

他们不需要任何的努力,就可以拥有普通人努力一辈子都无法得到的一切,有时候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李兴言和康明城两人虽然都追求秦月萱,但是两人的身份相当,一个在江市有着实力,一个是在国外有着不俗的金钱和资源,如若是说输给对方的话,的确是没有什么怨言了。

但是,他们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比萧天夜要差的,在他们的眼中萧天夜根本无法和他们相提并论。

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无名之辈,在他们眼中,犹如蝼蚁一样的存在。

李兴言说道:“康少,我们可以公平竞争,但是现在要把这人给除掉,你意下如何呢。”

“当然,我很乐意。”

“那么也算我一个吧,我觉得这件事情我也要出一份力。”

欧阳宇开口说道,虽然他喜欢的是夏忆梦,但是这夏忆梦也是和萧天夜走的如此之近,所以自然也是不可能放过了。

三人相视一眼,眼神之中都透出阴冷的神色,已经是将萧天夜当做了必须铲除的眼中钉了。

......

哒哒哒...

就在大厅当中还是一片欢闹的时候,从别墅二楼也是有着掷地有声的脚步声传了出来,只见一名精神抖擞的,面容饱满的中年男人走了下来。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秦家现任家主,秦昌鸿。

秦昌鸿虽然已经五十了,却依旧是满头黑发,没有一丝白发,精气神十分的好,完全是看不出有着五十的年龄了。

在秦昌鸿的身边是一名身着西服的五十出头的男人,也是精神抖擞,十分绅士。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秦家的管家,郑山。

郑山服侍了秦家整整有着三十年的时间了,从他的父亲那一辈就已经是一直在秦家做事,他也是子承父业,成为了秦家的管家。

郑家一直为李家尽忠,是秦昌鸿特别相信的人。

在秦昌鸿的身边,一名美妇人也是挽着他的手,美妇人一袭红色的晚礼服十分的美丽,身上带着许多珍贵的饰品,却也并不会显得庸俗,只会更加的承托美妇人的美丽气质。

不是别人,正是秦月萱的母亲,也是今天的主角,迎曼。

因为迎曼从小家庭也是十分的富裕,和秦昌鸿也算是门当户对了,所以那种气质自然是很出众,珠光宝气在她的身上,也只是点缀而已。

而在秦昌鸿整个大厅也是瞬间的安静了下来,这就是一直身处高位者所拥有的气场,不怒自威。

在秦昌鸿的面前,在场的人多少都会有些紧张。

特别是那些想要和秦家合作的人,就更是如此了。

在秦昌鸿出现之后,秦月萱也是立刻迎了上去,站在了秦昌鸿的身后。

“父亲,时间差不多了,人都到齐了,宴会可以开始了。”

秦昌鸿走到了那最前方,然后大声的说道:“欢迎各位前来参加我夫人的生日宴会,大家不必拘束,那尽情的享用美食美酒吧,现在宴会开始。”

“多谢秦董事长。”

.....

很快,宴会开始,所有人也是开始相互吹嘘,交流了起来,然后在秦昌鸿和迎曼的身边也是有着许许多多的人前来敬酒。

这个宴会,来的这些人原本也就是想要来巴结秦家的,当然是想要和秦昌鸿搞好关系了,虽然迎曼并不会管理公司的事情,是一个全职太太,但是今日是她的生日,她是主角。

所以这些人当然是要比讨好秦昌鸿,更加要讨好迎曼了。

毕竟秦昌鸿是很强势的男人,在他的面前,会有着压力,迎曼温柔贤惠,相对而言肯定是更好说话一些。

虽然说她不负责管理公司,但是在秦昌鸿的身边为这些想要前来合作的人说几句好话还是没问题的。

“爸,这位就是萧天夜。天夜,这是我父亲。”

在宴会开始的时候,秦月萱也是带着萧天夜来到了秦昌鸿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