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六章,白雀

金牌武婿 初小蓝 2338 字 6天前

薛见话说的十分坚决,满堂众人皆都闭口不言。

楚东河是他的岳父,更是楚依依的亲生父亲,若是他见死不救,以后还有何脸面见楚依依。

沉默了片刻,楚东流先开口道。

“见儿既决意要去,我这就去请荆城主过来商议对策,最好派一队守城卫兵与你同行,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薛见立刻摇了摇头,说道。

“人多无用,兽门之人个个都是高手,普通卫兵去的再多,也没有半点优势,反而容易受人牵制。”

“哎呀……那该如何是好,你一个人去,实在太危险了,我们怎么放心的下。”

楚东流长叹一声,满是忧虑。

薛见想了想,突然问道。

“这两年我们与两大商会合作,得了多少分利?”

众人皆都一愣,不是在讨论救家主的事吗?怎么突然问起赚了多少钱。

难道他这是打算把后事都交代了?

“具体多少还不清楚,得查过账本才知道。”

楚东流如实说道。

薛见直接迈步向着大堂外走去。

“带我去看看账本。”

众人赶紧跟上,与薛见一起来到了楚家库房。

如今薛见虽不是楚家家主,但分量却是比家主还要重,他说的话,无法敢反对。

打开库房,薛见将账本细细翻看了一遍。

这两年,楚家从两大商会得到的分红,足足超过百万,按照当初定下的约定,薛见可以分走五成利润。

也就说,他至少可以拿走五十万金币,将这五十万金币回收为虚拟币,则是五千万。

虽然不算多,但至少可以拿来应急。

薛见将账本摊开在众位楚家长辈面前,直言道。

“我需要五十万金币。”

众人面面相觑。

这种时候,他要这么多钱干什么,难不成要花钱雇佣高手帮忙?可时间上也来不及了。

楚东河的大哥,楚东海迟疑了一下问道。

“见儿,你要五十万金币做什么?”

薛见直截了当道。

“有大用,给我五十万金币,我保证一定将岳父平安救回来。”

众人将信将疑,最后还是从库房中清点了五十万金币,给了薛见。

本来这笔钱就是薛见应得了,如今他又说了这种话,若是楚家人再推推搡搡,就显得不厚道了。

收下五十万金币,薛见立刻将其兑换成了五千万虚拟币。

“给我安排一匹快马,我要立刻去太禹山脉。”

薛见尽管可以飞行,奔跑的速度也不比马匹慢,但为了保存实力,他还是骑马赶去,只要在今天午夜前赶到就行。

如今已经过了晌午,没有多余的时间墨迹,楚东流亲自去牵了一匹良驹过来。

薛见留下一句话,翻身上马,向着北城门疾驰而去。

“等我消息。”

一人一马,出城而去,速度飞快。

太禹山脉落阳坡距离南伏城不算太远,一百六十里,按照他的速度,太阳下山前就可以赶到。

薛见一开始速度很快,可等到离城五十多里后,他的速度渐渐放缓了下来。

时而闭上眼睛,时而张望四方,似在寻找什么。

没过多久,薛见看到了一条小河,他将马匹牵到河边,任由马儿吃草喝水。

薛见站在一旁一动不动,突然间,他转过身来,一掌打向身后。

这一掌去势凶猛,速度极快,根本不给人半点反应的时间。

一声闷哼在他前方响起,一个白衣白靴的青年向后倒退飞去。

薛见冷笑一声,凌云步施展开来,速度瞬间达到了极致,在那人惊骇的目光下,冲到他面前就是一拳。

先是突袭的一掌,后又是力道十足的一拳,白衣白靴的青年完全被打懵了。

薛见的战斗经验实在太丰富了,一旦给他一个机会,他就抓死不放,直到敌人倒下。

那青年躲避不开,被一拳砸中胸口,原本雪白的脸色微微一红,一口鲜血猛地喷了出来。

在他倒地的一瞬,薛见已经欺身压了上来,一只堪比铁钳的大手牢牢扣住了他的脖子。

薛见眉头微微一皱,诧异道。

“女的?”

这位肌肤如玉,相貌俊美的“青年”,乍一看的确是男子,细看之下却有种难辨雌雄的英气之美。

薛见一开始也将她当做了男子,却在右手掐住她脖子的时候,才察觉到,这人没有喉结,明显是一位女子。

白衣白靴的“青年”,面无表情,一语不发,冷静的简直不似一个活人。

薛见并没有因为对方是女人,便心慈手软。

对方隐身跟了他五十里,想必在城中的时候,她就一直潜伏在楚家附近,如此盯梢,总不可能是迷恋他吧。

“说,你是什么人?是谁派来的?”

两人目光接触,薛见的眼中似有雷霆海浪,而对方眼中却是一潭死水,平静无波。

无论他怎么威胁,怎么询问,这人都只是看着他一语不发,说她是哑巴,薛见都信。

很快,薛见就没什么耐心了,他如今还要赶时间去太禹山脉,没时间跟她在这里耗。

“你若再不开口,就去死吧。”

薛见右手用力,将她那纤细光滑的脖颈慢慢捏紧。

白雀渐渐无法呼吸,但她的眼神和表情依旧平静,没有任何波动。

“你的眼睛里住着另一个人。”

终于,她开口说话了,可却说了一句,薛见不明所以的话。

薛见微微减轻了一些力道,皱眉问道。

“什么意思?”

白雀平静道。

“这不是你的身体。”

此话一出,薛见内心顿时一震,犹如雷霆炸响。

他右手猛然用力,恨不得立刻将这人的脖子掐断,但最终他还是停下了手。

薛见不相信,这女人能看出自己是穿越者。

想了想,他翻手取出一个绿色丹丸,捏开白雀的樱口,将丹丸塞了进去。

“刚才你服下的是一种巫蛊,除了我,无人能解,想要活命,就老老实实听我的,别耍花样。”

薛见松开手,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女扮男装的白雀。

没有了薛见的压制,白雀身形一退,立刻消失无影,想要隐身逃走。

薛见嘴角露出冷笑,心念一动,百米外的地方,一声闷哼传出,只见白雀跌倒在地上,双手捧腹,疼的死去活来。

“看来你对巫蛊并不了解,这次就当长个教训,别想逃走,也别想向你的主子报信,否则你会与你的主子一起死。”

说完这番话,薛见转身回到河边,骑上快马,继续向着太禹山脉而去。

“跟着我。”

白雀捂着腹部,艰难的起身,慢慢隐去身形,默默跟在薛见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