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瞎了眼

“我真是瞎了眼才会求你帮忙!”

李青羽一听就知道沈青瑶这是糊弄他,张听雨心狠手辣,比起欧晨星来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欧晨星好歹会看在师姐的面子上不坑死自己,张听雨绝对是怎么坑死自己怎么玩,

“你到底能不能把事情办好了!我就要诸葛弦月!她跟谁睡了多少回我都不在会。她要是在乎的话,我这就去花楼找个头牌姑娘把身破了!这样我们俩都不是完璧之身,谁也不嫌弃谁了!”

“冷静,冷静,你一定要冷静。”

沈青瑶一看李青羽急了,立刻劝说,“我这就去找星王子帮你要人。但是呢,这是个艰巨的任务,你得给我点时间。”

“十天。”

李青羽伸出一手,手掌一翻,冷冷的说。

“太少了。”

沈青瑶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心说:你逗我玩呢?十天之内从欧晨星手里把人抢出来!

“一个月。”

李青羽面色一沉,伸出一根指头。

“你当我是神呐!那是欧晨星!”

沈青瑶一看就知道还可以在宽限些日子,立刻提高了嗓门。

“三个月,不能再多了。你懂得。”

李青羽面是寒霜,浑身散发着冷冽的杀气,伸出三根指头,盯着沈青瑶,不容置疑的说。

“成交。”

沈青瑶打个响指,俏皮的看着李青羽,嘿嘿一笑,甜美的声音再次响起来,“烦请掌门寻到掌律大人,在他那里立个字句。我不能白干活的。你懂得。”

李青羽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沈青瑶长出一口气,拍拍胸口,看着李青羽的背影吐吐舌头。

——

一辆半旧的马车在官道上缓缓行驶,赶车的是个戴着斗笠的年轻女子。深灰色的粗布衣衫,脚穿蓝色绣鞋。浅绿色长裙隐隐露出粗布衣衫外。

太阳炙烤着大地,树叶一动也不动。官道上除了这辆缓缓行驶的马车。

就是不远处的欧晨星的队伍。

“这个沈青瑶是闲着没事干啊?”

龙瑞实在忍不住了,天气太热,她想着赶紧赶到洛溪坳。那是个凉爽的地方,至少不会像现在一样每大汗水淋淋,可是,那个讨人厌的第五子,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这些日子总是有目的和他们同行。

尤其是她的那匹瘦马,能跑能飞,这还不算,那匹马还能寻着他们的气味找人!这可真是一举几得,真不知道沈青瑶养的到底是猎狗,还是战马,

“这都十多天了。她就这么不远不近,不徐不缓,不紧不慢的耗着咱们。你不担心她图谋不轨?”

“她已经在图谋不轨了。”

欧晨星宠溺的拍一下龙瑞的肩,笑着回答,“只是不知道,她这次的目标是你还是虞夫人。”

“她太过分了吧?从咱家抢人!”

龙瑞瞬间不淡定了,沈青瑶以前什么样不知道,可是,现在什么样还是很清楚的,是那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家伙,立刻怂怂的看着欧晨星,扯着他的手撒娇道,

“不管是谁都不许答应。皇城里的权贵我玩不过他们。虞夫人可以;外面的应对我也不行,虞夫人依然是得心应手;我就是只看家的家雀儿,抵不过猎鹰的凶残。你可千万不许弦月离开;阿紫的眼睛狠毒的,她看上的人,不会是个容易背叛旧主的家伙。”

“可是,她会分走我对你的宠爱。”

欧晨星看着龙瑞如此明白自己的处境,心中甚慰,这就是自己收下诸葛弦月的目的,龙瑞面临的危险永远不是外边的人造成的,真正的危险来自皇城里,皇宫里,皇族里,就连倚天阁里的人龙瑞都不能交心,这是自己的担忧,却又不能说出来的话,此言一出,谁还敢为自己卖命。

此次赈灾结束,再次回到皇城,龙瑞依然是孑然一身,唯一的同盟,就是同是自己的女人的诸葛弦月。

以免这个傻女人自断臂膀,提醒道,“她可是倚天阁的虞夫人,位子仅次于王子妃殿下的女人。同样是皇家的儿媳妇。”

“同样要面对律阁重臣的刁难,皇城使的监督,内阁政使们的挑剔。”

龙瑞早想明白了,自己这只山村里飞出来的金凤凰,若想巩固自身的地位,只能无条件的信任欧晨星。更加钦佩李子衿眼光的毒辣,若不是她千叮咛万嘱咐:进入皇城,自己唯一的依靠就是小荷。凭着自己的才智,一定想办法把诸葛弦月撵滚蛋。

到那时,依旧是自己孤身一人面对诸多刁难,“小荷,她才是我唯一的同盟军。”

“还是我出卖色相换回来的。”

欧晨星嗔怨道,继而宠溺的看着她,满眼温柔,“你终于明白了自己是谁。你不再是那个只为你的小荷谋划的傻姑娘,你是虚空的新主的夫人,我们要面对很多有理想,有抱负,有野心的人。他们每个人都想把我们拉下皇权的最高位。取而代之,我们比起普通人来活得更加不自由,更多的知道的,不知道的危险,随时随地的迎接着我们的到来。”

龙瑞点点头,心知自己以前有多么天真。唉,找个机会和沈青瑶谈谈吧。她是帝王女,整天面对的就是这些危险。她有今天,绝不是只是帝王女的身份。

“瑞儿,皇权的威慑固然可以震慑住十之八九的生灵。可是我们要对付的就是那剩下来的十分之一的人。他们才是我们的对手,现在是,将来还是。沈青瑶不会用抢的,跟她说话小心点。相公我已经被人家教训一回了。希望夫人,得天眷顾赢了她。”

龙瑞并不知道欧晨星所谓的教训是什么。也不愿意追问,想着小荷心高气傲,自从出道鲜逢敌手,如今被个帝王女教训了。心里必是不痛快的。还是不要多嘴了好了。

“她不是讨厌别人动她的东西吗?”

龙瑞立刻转移话题,满眼奸猾,看着前面缓缓行驶的马车,笑得一脸阴险,欧晨星被她的傻气逗乐了,就这样的蠢货还学人家玩心计,真是不知道她的底气在哪,“今天宿营后,我就要睡在她的车驾里!哼,看她还敢不敢跟着我们走!”

“咳咳,”

欧晨星忍不住咳嗽两声,指着龙瑞的脑袋叮咛,“不许发火。有话好好说。记住:兰掌柜不是李子衿。她不会无条件的惯着你!”

“知道了,知道了,她不是还有求于我吗?”

龙瑞瞬间想起来,沈青瑶对自己还是有所企图的,立刻在心里打鼓,刚刚的嚣张劲已经被泄去了一半了,

“还是算了吧。”

讪讪一笑,拿起一块点心,自顾自的吃着。

欧晨星明白,她这是长出心眼来了,欣慰的同时更多的是心疼。

——

随行的诸葛弦月,已经有三天不能好好吃饭了。看到什么都不想吃,吃下去就吐。碍于身份,也不敢说出来。

好在木娘子为人心细,请来了掌院大人为她诊脉。

掌院大人先是点头,接着摇头,时而呵呵笑着,时而摇头叹息。

弄得诸葛弦月心里忐忑不安,却也不好意思开口询问。

诊脉结束,掌院大人回到自己的车驾,叮嘱木娘子:“小心伺候着。倚天阁又要添人嘞。记得告诉王子殿下。”

“这还用你说。老朽这就去快快开些安胎药。今天可要早早地宿营呢!”

胡老太医乐乐呵呵的开方抓药,木娘子乐得合不拢嘴。

奉君统领把虞夫人有喜的消息传达给欧晨星。

欧晨星只是表示知道了。没有表现出半点欣喜。

龙瑞心里虽然是醋意满满,可是,看到欧晨星的反应实在是于心不忍。同样是怀着他的孩子,自己就像个宝贝似的被捧着护着,而虞夫人就被晾在一旁。她的心里肯定会难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