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第一个被削的藩王

夜行司 回首亦相惜 3239 字 4个月前

“皇上,此次削藩臣以为应从实力最为强大的燕王开始”兵部尚书齐泰向朱允炆说道。站在齐泰的身边的是黄子澄,听了齐泰的话,黄子澄是极为反对,他认为燕王正因为强大,才更应该先除掉燕王的羽翼,然后在对燕王下手。

朱允炆坐在他们俩面前的书桌前,听着二位他最为信任的大臣的话,朱允炆也有一点迷惑了,才二十一岁的他涉世未深,此时的他在这两个问题之间飘忽不定,此时的他只能把这最后的决定交给了方孝孺,朱允炆让方孝孺来告诉自己哪一个计划更加合理。

“皇上微臣同意黄子澄的建议,应从弱小的藩王开始,然后逐渐的蚕食其他藩王的力量”

朱允炆听了方孝孺的话觉得似乎非常的有道理,于是他就让黄子澄仔细的告诉他接下来的计划。黄子澄向皇上提议说,应从周王开始,周王是燕王的同母兄弟,削了周王就可以间接地削弱燕王的势力。

朱允炆表示没有问题,采纳了黄子澄的建议,可是想要削藩就要有合适的理由啊。对了,周王,昨日夜行司来报说周王在家密谋造反,这个理由正好用来对付他。朱允炆让三位大臣下去,连忙叫太监去宣李文忠之子李景隆。

“皇上,曹国公李景隆到了”

“叫他进来吧”

“是”

朱允炆此时坐在书桌前,费尽心机的思考着削藩大计,今天他特意找到曹国公李景隆来,正是要他去办一件大事。李景隆是朱允炆的心腹,朱允炆对他是非常的信任。

李景隆进屋后径直走到了朱允炆面前,向朱允炆行大礼,朱允炆赶紧叫他平身,并让太监给他准备一把椅子,示意他坐下。李景隆谢了皇上后,便坐了下来,又向朱允炆问道:“皇上叫景隆来是有什么事需要在下去办吗”

朱允炆大笑“哈哈哈哈,什么都瞒不过你啊,没错是有事而且还是大事”

“皇上尽管吩咐”

“周王的次子秘密的告诉我,周王在密谋篡位之事”

李景隆听后非常的震惊,周王要谋反?自己昨天还在周王家喝酒呢,今天就听说他要谋反,此时李景隆心想:坏了,难道皇上知道了昨日自己和周王相谈甚欢,以为自己参与了谋反,今日叫我来是要治罪,坏了,坏了,该怎么向皇上解释呢。

“你在那想什么呢”

“回皇上,没,没什么”

“今日朕叫你来是要给你一个任务,朕要你带兵去把周王带到京城来”

呼……….李景隆暗中舒了一口气,原来是要让他去捉拿周王,自己真是大惊小怪。

“属下保证完成任务”

“好了,下去吧”

第二日,李景隆带着两万禁军开往开封,。

“王爷,王爷,不好了,曹国公李景隆带兵来我们这里了”在开封的周王府中一个家丁听说了李景隆带兵要来开封的消息,赶紧向周王禀报。此时周王正在悠闲地逗着小鸟玩,见家丁急急忙忙的赶来告诉自己,周王听说是李景隆,就对家丁说:“不用大惊小怪的,曹国公是本王的好友,他带兵来不一定就是什么坏事”周王叫家丁不要把整个王府的人都搞得慌慌张张的,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

李景隆带着兵一路顺利的来到了开封,周王亲自出来迎接了李景隆,要拉着李景隆进府喝酒聊天。李景隆拒绝了周王的邀请,并准备要带周王进京。

“王爷,我此次来是要把你带回京城的”

“去京城给我说一下就行了,为何还要带兵来”

“周王!你还不知罪吗”

“我?我何罪之有啊”

“有人举报你有异谋”

“这可是冤枉死了,我什么时候有异谋了,前几日咱们不还在一起喝酒呢吗”

“别废话了,想说什么等见了皇上再说吧”李景隆立马让士兵把周王带走,周王的家眷想要上前,被那些士兵给拦了下来,只得看着周王被带走,被一并带走的还有周王的老婆孩子。

李景隆把周王押回京城的第二天,朱允炆立刻在朝中审问了周王。

此时被带上来的周王非常的狼狈,头发脏乱着跪在朱允炆面前,可是朱允炆并没有同情这位自己的叔叔。

“周王啊,你如今贵为王爷,有享不尽的清福,却还要冒着被杀头的风险密谋谋反”

“冤枉啊皇上,我平日在家也就逗逗鸟,喝喝茶从未有过造反的想法啊”周王极力的想为自己辩解,可是急切想要削藩的朱允炆怎会考虑他是否真的是冤枉。

“你的次子亲自向朕告密,朕怎会是冤枉你”

“你放心,朕不会杀了你的,你就不用再做王爷了,朕贬你为庶民,发配至云南”朱允炆并没有处死周王,毕竟他是自己的叔叔,朱允炆还是有些于心不忍。对于周王来说,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令他非常的毫无防备,从今日起他就从高高在上的王爷降为普通百姓,还要去云南这种蛮荒之地,这对周王的打击非常之大。

周王的遭遇只是一个开始,相信用不了多久朱允炆就会将其余的藩王以同样的方法给解决掉。然而可悲的是,周王的事并没有让其余各王有所警惕,他们天真的以为皇帝只是单纯的治理周王的叛逆之罪,以至于没有防备的他们并没有让朱允炆以后的削藩进程变得艰难。

周王被贬的消息在不久后就传到了其余的藩王耳中,当然其他的藩王并没有过多的在意这件事,包括燕王朱棣。但在燕王的身边有一位有一位谋士叫姚广孝,此人对此事非常的敏感,他从中清晰地看到了朱允炆的意图。

就在得知周王被贬后第二天,姚广孝立马找到燕王,此时燕王正在庭院中喝茶。

“王爷,属下有要事相告”

“说吧”

然而姚广孝并没有立马说出来,而是看了一眼燕王后面的两个护卫,燕王看出来这两个护卫在这里他不方便说,就招呼着他们下去。

在这两个护卫中其中一个便是叶知秋,他明显看出来姚广孝找朱棣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事。于是叶知秋并没有真正的离开,而是躲在了一旁决定偷听他们之间的谈话。

“王爷,你还记得当年我决定追随你时说的话吗?”姚广孝见旁下无人,便开口问燕王。

“那么大逆不道的话,本王当然记得”

“我曾说过要送王爷您一定‘白帽子’”

所谓的白帽子,燕王自然清楚王爷的王字上面加一个白字意味着什么,当初姚广孝对他说的这些大逆不道的话,燕王自然没有在意,只是大笑了之。如今姚广孝再次提起,朱棣已经猜出他接下来要说些什么了。

于是朱棣就先开口道:“如果你又要提起那种大逆不道的事,就不用再说了,本王是不会那样做的”

“为什么啊,难道王爷你不想做皇帝吗?”姚广孝激动地问道。

“我如今贵为王爷,有这偌大的王府,有自己的夫人儿子,手下也管着十几万人,生活悠闲自得,何必要冒巨大的风险去干这种谋权篡位的事呢”

“王爷你听我说,就算你不造反,当今皇帝是不会轻易地放过你们的”

朱棣听了姚广孝的话顿时感到疑惑,他问姚广孝:“我做我的王爷,关他什么事,何必要跟我过不去”

姚广孝笑了“因为王爷您的势力威胁到了他皇帝的地位,皇上是一定会想办法对付你的,周王就是个例子”

“哼,周王他是自找的,谁让他谋划篡位的”

“如果皇上想要对付周王,周王的谋篡之罪是否是真的就不一定了”

姚广孝说的话似乎触动了朱棣的内心,朱棣开始仔细的思考这件事,但是仅仅从周王这件事来说并不能决定什么,更不能由此就说是皇上故意陷害他,这一切都不能肯定什么,所以眼下最好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朱棣再次拒绝了姚广孝提出的造反的建议,这毕竟不是一件小事,谨慎为好。

而躲在暗处的叶知秋就非常的开心,潜入燕王府的这一个月终于是有了一丝的进展,这个朱棣果然有造反的倾向,这让叶知秋为之大振。

眼下叶知秋要做的并不是立刻把消息传递给夜行司,而是进一步的潜伏在朱棣身边,发现一些更为确凿的证据,然后就可以将情报反馈给夜行司,再由皇上处理。

此时的朱棣也并没有察觉,自己的身边潜入了夜行司的人。

可怜的周王却一头雾水的赶往荒无人烟的云南去做他的庶民。

自夜行司派出去卧底到今日已有数月之久了,各地往夜行司传递的情报也越来越多了起来,刘尚云每日都要将这些信息处理的更加详细规整,然后交由朱允炆,依靠这一系列程序,朱允炆掌握了大量的藩王的把柄,这些都将成为削藩的理由。

夜行司还通过刺杀行动,处理到了一些藩王的重要亲信清除障碍,从而夜行司正在这削藩计划中发挥着极为重要的作用。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