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心意已决

夜行司 回首亦相惜 3193 字 4个月前

盛夏时节的南京城格外的炎热,而对于一些人来说,确实寒意袭身。自从周王被贬为庶民发配到云南后,朱允炆并没有停下他的脚步。他依旧实施着自己的计划,朱允炆迫切的想要出去自己的一切外患,让自己能够安心。

在这个时节,宫中的房屋里令人燥热不安,难以休息。朱允炆只得到花园中散散步,只得欣喜的是茂密的树荫能够使人凉爽一些。朱允炆命太监搬来椅子,放在树荫下,还让宫女准备了一些瓜果。

朱允炆坐在这树荫下,在享受这一切的同时也令他感慨万分,自从自己登上皇位之时,至今也有半年之久了,没想到自己还要整日处心积虑的对付自己的叔叔们,这让朱允炆极为的惭愧。

朱允炆拿起一颗葡萄,并没有立即吃进嘴里,而是拿在手中看来许久,他在想自己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吗,为了自己的皇位来拿自己的叔叔们开刀,怎么就于心何忍呢。权力是毒药,会害死很多人,朱允炆为了自己能够让自己的皇位做的安心,去剥夺他人的权利,这样做其实就体现了皇权对每一个人的诱惑。

“皇上,夜行司刘尚云求见”一位在外面守候的太监,走了进来向朱允炆禀报。朱允炆把手上的这颗葡萄放进了嘴里,“叫他进来”

“臣刘尚云参见皇上”

“起来吧”

朱允炆吩咐太监在那一把椅子过来,让刘尚云坐在他身边。

“是不是又有什么新情报了?”

“禀陛下,还没有”

“难道你是专门找朕来聊天的?也好,最近朕真的感到越来越孤独了”

朱允炆望着池塘里的荷花,神色黯然。

“臣有什么能为皇上排忧解难的吗?”

“尚云啊,削藩是不是朕做的一件大错事啊”

“皇上做的一切都是对的,臣都会支持”

哈哈哈哈,朱允炆大笑了起来。

“你果然还是和其他的大臣一样啊,都是一样的会奉承朕,就是这样朕才越来越孤独的啊”朱允炆似乎在椅子上做累了,就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走到池塘边欣赏着湖中景色。

刘尚云也立即站了起来,就这样站在朱允炆身后良久才说道:“皇上,臣有一事想要对皇上说”

“说吧”朱允炆并没有感到意外,他非常的清楚刘尚云从刚来就一脸有事的表情,朱允炆并没有问他,就是等着他自己说出来。

“是关于周王的”

“难道你想为他求情”

“我只是觉得皇上对周王的处罚过于苛刻,前几日您让我派两名夜行司的人去监视他,他们对我说周王在云南过得非常的艰辛,更何况周王一把年纪了,让他在那种地方生活实在是有点过于残忍了”

朱允炆陷入了深思,是啊,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残忍,把一个半百的老人赶到云南那种荒芜之地去生活。朱允炆渐渐地感觉自己被这权利给蒙蔽了心理,使他变得更加的可怕。

“在以前朕还是太子的时候,朕一直想着要做一名仁慈的皇帝,朕开始不断地去学习儒家大道,朕非常反感那些为了权利而不择手段的人,但是当朕做了皇帝后才发现,是朕想的天真了。权利的背后就是罪恶,没有真正仁慈的皇帝,如果有也只不过是在为他的罪恶来进行赎罪,从那个梦开始,朕就开始明白了这个道理,所以朕才想用尽一切办法来削藩,朕怕如果自己再心慈手软,将来你就只能看到朕的人头被叛军砍下。”

朱允炆向刘尚云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他觉得自己已经不再是以前天真的太子了,自己现在是一名皇帝,是时候要为自己来实施一些手段了。

“你下去吧,周王的事我会考虑的”朱允炆叫刘尚云离开了,此刻的朱允炆谁都不想见,只想一个人的静一静,思考思考。

周王还是被朱允炆给召回来了,让他在京城生活,但这并不意味着朱允炆就对削藩进行了妥协。

“让开,让开”一群官兵在人群拥堵的街道上穿行,他们的目标是代王朱桂。

此时代王府上下都乱了套了,甚至有一些丫鬟下人都偷偷地跑了,朱桂摊在椅子上毫无办法的等待着自己的命运。

“代王朱桂听旨”官兵们快速的冲进代王的府中,为首的人拿着一道圣旨,这道圣旨犹如一把利刃狠狠地刺向朱桂。

“代王朱桂贪婪成性,残害百姓,虽贵为皇叔,其犯法也要与庶民同罪,朕决定将其押往蜀地,看管起来”拿着圣旨的人,将圣旨读了一遍,随后就交给了朱桂的手中。

朱允炆特意嘱咐要让朱桂充分的准备准备在出发,因此这些官兵并没有立即动手。

朱桂带着圣旨向自己的夫人孩子道别,嘱咐他们不必牵挂他,让他们在这里好好地生活下去,下人将收拾好的行李拿了过来,朱桂接过行李再看了几眼老婆孩子后,转身朝官兵们走去。

代王是自周王以来第二位被贬的藩王,与周王不同的是,代王被贬到蜀地后还要被看管起来,可见朱允炆并没有打算心慈手软。

此时的北平并没有变得太平起来,北方的蒙古人始终舍不得这片曾经的领土,开始不断地进行骚扰。负责边界安定的朱棣坐不住了,亲自带兵出关迎战,打的敌人落荒而逃。

回到北平后就听说了代王被贬的事,但因为刚刚打完仗,就没有在意。就在此时朱允炆的圣旨也到了朱棣的手中,原来朱允炆听说朱棣在边界打了胜仗,立马给朱棣发了一道圣旨称赞朱棣一番,其实朱允炆的真正用意是为了麻痹朱棣,让他不会因为代王而有所疑心。

事实证明,朱允炆的办法起效了,朱棣果然非常的高兴,完全没有在意代王被贬这件事。

但有一个人却非常的清楚,那就是姚广孝。他凭自己的过人的智慧,敏锐的察觉到朱允炆的用意。当日傍晚,姚广孝再次找到朱棣,对他说明了朱允炆将会对每一位藩王动手,迟早就会轮到朱棣的。

“你看这是什么,这是皇上褒奖我的圣旨,我在边疆立下了如此多的功劳你说他会贬我为庶民吗?”朱棣把圣旨拿了出来递给姚广孝,笑着说道。

姚广孝接过圣旨并没有看,而是又放回了朱棣身旁的桌子上,他对朱棣说道:“哎呦我的王爷啊,这时朱允炆的计谋,他这样做就是为了让王爷您不会有所警惕”

“你不必再说了,造反这件事我是不会去做的”

“那如果皇帝真的拿您动手呢”姚广孝反问道。

这一句显然是吧朱棣问傻眼了,朱棣仔细想了想这个问题,不过不一会儿他就感到不耐烦了,就索性不想了随口对姚广孝说道:“本王不知道”

姚广孝似乎早就料到朱棣会这样说,所以他并没有表示惊讶,而是胸有成竹的对朱棣说道:“我相信到那时王爷您一定会反的”说完他便转身离去。

对于朱棣来说,这个姚广孝为何整日的向自己提议去谋反,其实朱棣并不清楚。但他要了解姚广孝的过去的话,他就会明白了。

姚广孝的前半生时光总是空有一身才华,却得不到任用,他试图通过考试来实现自己的理想,却还是无果。如今的他迫切的想要实现自己的伟大抱负,所以他就想要通过朱棣谋反来实现自己的抱负。

以前的经历使得姚广孝变成了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如今朱允炆削藩,正好为姚广孝提供了机会,他这才频繁的来劝说朱棣让他谋反,可是朱棣却始终不同意,如今他就只等继续等到了。

然而这一切都被潜入燕王府的叶知秋看在眼里,他命令刘春,张丰年,谢天三人时刻的盯着姚广孝的行动,然后由他自己来见识朱棣,他相信时间会慢慢的让朱棣露出马脚。

姚广孝劝说朱棣未果,就独自回到了房屋里,他开始仔细的想想这些日子发生的是。皇帝接连把周王,代王变为庶民,周王是朱棣的同母兄弟,代王也是和朱棣关系最为要好一位藩王。这让姚广孝突然想到,朱允炆这样做其用意明明就是想要先除掉朱棣的羽翼,来削弱朱棣的实力,然后再将矛头指向朱棣。

对,就是这样,原来朱允炆最大的目标就是朱棣。姚广孝神乎其神的把朱允炆的心思给猜透了,此时的他意识到自己必须有所行动了,既然他劝不动朱棣,就从其他人那里来找突破口。

他突然想到和燕王关系要好的宁王,朱允炆下一个目标一定是宁王。姚广孝立马拿出纸笔,他决定要给宁王写一封书信告诉宁王朱允炆的想法,然后让宁王主动来找朱棣商量对策,到那时自己就可以继续劝说,这样说不定就能说服燕王和宁王联手谋反。

然而此时姚广孝并不知道,在他的屋顶上正有一双眼睛盯着他。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