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刺杀姚广孝

夜行司 回首亦相惜 3235 字 4个月前

“丰年,怎么样了,你去监视姚广孝有什么结果了”在屋里待着的叶知秋见张丰年推门进来,赶紧询问张丰年去监视的结果。

张丰年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大口对叶知秋说道:“你还别说,我发现了姚广孝在自己的屋子里写了一封信,似乎是要给什么大人物,这点非常的可疑”

叶知秋仔细的想了想,就凭姚广孝每天对朱棣说的话,就能看出来这封信一定不简单,但这一切都还只是猜测。看来,还是要想办法看到这封信才行。

“听好了,今天晚上子时,我们就行动,我和张丰年潜入屋内找那封信,你们俩在外面放哨”叶知秋对刘春和谢天说道。

对于他们几人来说这并不是什么难事,反而正是他们所擅长的事,因为夜行司本就属于一种间谍机构,从小训练他们的就是这些。

姚广孝并不知道今晚会有人光顾他的房间,他像往常一样早早地就去卧房里休息去了。

夜半子时,叶知秋带着张丰年等三人前往姚广孝的住所,四人都穿着一身可以完美隐于黑夜的夜行衣。叶知秋让刘春到房顶上去密切观察周围的情况,而谢天则是待在下面观察情况。

随后叶知秋和张丰年开始寻找书房的位置,叶知秋观察到书房离姚广孝的卧房还是相距非常远的,这让他们的行动变得更加轻松了。

找到了书房的位置后,叶知秋十分谨慎的打开书房的窗户,自己先进了去。在确定安全之后,叶知秋就回头招呼着张丰年让他也赶紧进来。张丰年进来后,叶知秋就问他那封信放在了哪里,张丰年伸手指向东南角的书架对叶知秋说:“我见他是藏在了这个书架上,具体位置不清楚”

这也没什么办法,只能慢慢的找了。叶知秋和张丰年小心翼翼的在书架上摸索着。

“知秋,来看”叶知秋顺着张丰年的方向看去,只见张丰年手中拿着一个黑色的小匣子,他从匣子里他出来一封密封完好的信,想必这就是姚广孝写的那一封了。张丰年动手就要拆开看,叶知秋连忙阻止了他,险些酿成大错。

叶知秋对张丰年说他这样鲁莽的把信拆开,留下了痕迹后,岂不是要被姚广孝轻易地发现了。叶知秋把信从张丰年的手中拿了过来,仔细的将信封拆开,取出里面的信。叶知秋将信反复看了几遍直到将内容记在了脑子里后,又将信放回信封中,叫张丰年拿来浆糊再完好无损的把信封上。

叶知秋把再次封好的信递给张丰年,让他把信装在黑匣子里放回原处。再三确认屋里确实没留下痕迹后,叶知秋就带着张丰年从窗户跳了出去。守在屋外的谢天见叶知秋和张丰年二人出来了,连忙向屋顶上的刘春招手,叫他也赶紧撤,就这样四人又悄悄地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回去以后,叶知秋不敢耽搁,他自己也没想到姚广孝竟然要蹿到这宁王和朱棣一起造反,他清楚此时的重要性,连忙把信上的内容凭借自己的记忆完完整整的写了下来,然后使用飞鸽传书送往南京宫中的夜行司。

做完这几件事后,天也有了要放白的迹象,一晚上的忙碌,叶知秋终于松了一口气,去好好地睡上一觉。

次日上午,姚广孝拿出自己写的那封信,命下人快马加鞭的送往宁王那里。与此同时,京城里的夜行司中刘尚云也受到了叶知秋的飞鸽传书。刘尚云拿起鸽子去下在其身上绑的信纸,他将信纸摊开来看了看,就连忙去见朱允炆。

此时的朱允炆正在宫中用膳,突然太监禀报说刘尚云有紧急要事求见,一想到可能是又有什么重要的情报来了,朱允炆没有怠慢,赶紧让刘尚云进来。

“你们都下去吧”

“是”

朱允炆遣散了周围的宫女和太监,然后就让刘尚云坐下来。

“现在也没闲杂人了,有什么就说吧”

刘尚云点了点头,并把自己收到的信纸递给了朱允炆。朱允炆结果纸条看了看,不一会儿刘尚云就发现朱允炆是越看脸色越难看,赶紧询问朱允炆有没有事。

朱允炆向刘尚云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并没有什么事情。

“这个姚广孝是何许人也,他居然看清了朕的计划,居然还算出了朕的下一个目标是宁王”

“皇上,依臣的意思来说,此人既然能够猜出皇上的下一步行动,说明此人还是有一定的智慧的,既然他才出来您下一步的计划,那皇上您就改变自己的行动来迷惑他”

“言之有理啊,朕下一步就不先对付宁王了,你派去宁王那边的人也要时刻注意着宁王的行动,如果他要有串通燕王谋反的倾向,就让他们赶紧向朕汇报”

“是”

李尚云起身要走,突然又被朱允炆给叫住。

“慢着,朕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你告诉叶知秋无论如何都要把这个叫姚广孝的人给除掉,此人若留下来必成大患啊”

朱允炆这样的决定非常的正确,事实上姚广孝的才华更加的可怕,甚至可以称得上天下第一谋士,除掉他对于朱允炆来说绝对是一件好事。

刘尚云从皇上那里回来,也立即谢下了皇上的命令,寄往了北平。

“知秋,夜行司回消息了”张丰年抱着一只鸽子跑了进来,此时叶知秋刚睡醒,打着哈切问张丰年是什么消息。

“皇上下达了一个命令,要我们刺杀姚广孝”

叶知秋并没有太过惊讶,因为这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自从昨晚叶知秋看来那一封信后,他就明白姚广孝才华出众,料事如神。如果是叶知秋来做决定,他同样也会选择去杀掉姚广孝的。

刺杀姚广孝这件事,叶知秋需要从长计议,想一个完美的计划,刺杀姚广孝确实容易,但他们需要一个合理的机会来进行刺杀计划,接下来的就只需要等待了。

数日之后,从外面又传来了一个消息,岷王朱緶也被贬为了庶民,成了老百姓。岷王是被朱允炆以“不法事”的罪名逮捕,后来直接将他贬成老百姓。朱允炆将本来要对付的和燕王关系密切的宁王变成了和燕王毫无关系岷王,正是以此来蒙蔽燕王,姚广孝,宁王三人。

得到消息的姚广孝却非常的惊讶,原本自己胸有成竹的认为朱允炆的下一个目标一定是宁王,原因就是朱允炆想要切掉燕王的羽翼,来对付燕王。如今朱允炆却削了个和燕王毫无关系往来的岷王,这就令姚广孝非常的不解,难道朱允炆真的没有针对燕王的意思吗,可是毕竟前面的动作已经这么明显了,自己是完全不可能判断错的啊。

本来已经计划好的姚广孝如今却犯了难,如果朱允炆削的是宁王而不是岷王,姚广孝便可以直接再次向燕王提出建议,让燕王起兵谋反,可是如今朱允炆要针对燕王的猜想错误了,姚广孝就没有劝说燕王的理由了。

“姚先生,宁王的信使到了,你是否要见他?”

一位下人打断了姚广孝的杂乱思绪,他这才反应过来,宁王那边是终于来信儿了,先看看宁王的答复吧。

“去把信使叫过来”姚广孝对眼前的那位下人吩咐道。

“是”那位下人转身离去。

“姚先生您好,我是宁王手下的信使,这是宁王要给您的信”一位士兵打扮的人走到了姚广孝的前方,将手中的信呈到姚广孝的面前。

姚广孝接过信使手中的信,打开看了看,信上的内容是这样的:姚先生的信本王认真的看过了,也经过了认真的考虑,如今提议告诉先生,我宁王是对皇上忠心的,就算先生讲的都是真的,本王也不会起兵造反的,先生说的那些话本王并不会告诉皇上,但本王也要劝先生您不要再做这种危险的事了。

果然,宁王没有同意自己的建议,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推想都失败了,从而导致现在的一切。他相信就从他对宁王的了解,如果朱允炆这次的目标就是他,宁王他一定会主动来找他一同去劝说燕王谋反的。

姚广孝命下人去好好招待一番信使,让他休息一番在回去。之后姚广孝就往自己的住所走去,原本的他是要去找燕王好好地劝说一番,如今他却只好作罢。现在的姚广孝需要的是冷静,冷静思考朱允炆的真正用意,继续等待机会的到来。

远在南京的朱允炆此时非常的高兴,因为刚刚夜行司来报,派往宁王府的人发现宁王并没有听信姚广孝的话,而是拒绝了他的建议。高兴之余,朱允炆也暗自捏了把汗,如果叶知秋没有发现姚广孝的信,自己就会按照原来的想法去削宁王,宁王为了保护自己肯定会找到燕王一起商议谋反之事,到那时他将直接的面对燕王和宁王,虽然自己不可能一定会输,但这也存在一些不稳定因素,总之现在并不是直接面对燕王的最佳时机,这一次是夜行司为自己做了这么大的贡献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