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家风

锦冠天下 玲珑秀 2248 字 5天前

凌花朵瞧着乔云然笑了,说:“两三年后,我大约不会记得眼下想说的话,再说两三年后,我在哪里,你在哪里,只怕由不得我们自个做选择了。”

乔云然瞧着凌花朵笑了,说:“花朵兄,两三年后,你跟凌叔在一起,我同我爹在一起,这都不用去选择的。”

两三年后,凌花朵和乔云然的年纪都不大,她们自然是跟随在父亲的身边,哪怕不能够再出远门,但是却不会偏离了方向。

凌花朵瞧着乔云然笑了起来,她轻轻点头说:“然儿,你说得对,两三年后,我们还会跟自个爹爹在一起的。”

乔云然望着凌花朵眼下的青色,轻声说:“花朵兄,你如果没有休息好,现在时辰还早,你再去睡一会?”

凌花朵听乔云然的话,她仔细的瞧了瞧乔云然面上的神情,她红着脸跟乔云然解释说:“我白天睡得多了,晚上又会睡不着的。”

乔云然瞧一瞧凌花朵耳根处的红色,她有些不解的问凌花朵:“花朵兄,你很热吗?”

凌花朵摸一摸耳朵根后,她又用手在面前轻轻的挥了两三下,笑着说:“是啊,这一下觉得有些热了。”

乔云然瞧一瞧凌花朵的衣裳,说:“花朵兄,你一会少穿一件衣裳吧。我和山儿约好了,我们一会要上山的,花朵兄,你今天有事吗?”

凌花朵面上露出纠结的神情,她有心想要跟着一起上山,可是她的心里又担心那人会来的事情,她一时之间没有回应乔云然的话。

乔云然见到凌花朵没有什么表示,她不曾把这事情放在心上,毕竟她要比凌花朵有空闲许多。

乔云然和乔山还有好一些镖师要出发的时候,乔云然又让乔山去寻了寻凌花朵,然后凌花朵表示,他们三人总要留一人,她选择留下来。

乔云然一行人上山后,凌花朵在山脚下瞧着他们往上走的身影,凌镖头走过来瞧着凌花朵的神情,低声说:“花朵,你要是心里面想去,你现在可以跟上去。”

凌花朵轻轻的摇了摇头说:“爹爹,我还是留下来吧,有提货的人来,我也能够帮着做一些事情。”

凌镖头瞧着女儿面上的神情,他想了想终究没有说话,女儿年纪大了,她有了自个的小心思,凌镖头就是瞧出来几分,他也不想直白说出来让女儿羞恼难当。

凌镖头转头寻乔兆拾说话,乔兆拾瞧着凌镖头现时的神情,他的心里面同样有着忧心,他跟凌镖头说:“凌兄,你只有一个女儿,便如此的操心,我可是有两个女儿的人。”

凌镖头瞧着乔兆拾轻摇头说:“你家然儿瞧着就是非常有主见的人,我听你说过,你的次女的性子也是相当的不错,你可没有我这么多的操心,我家花朵的性子太直爽了。”

乔兆拾瞧着凌镖头轻轻的摇了摇头说:“我瞧着花朵这个孩子好,你瞧着我的女儿们好,人心都是如此。

儿女大了,总是要论及亲事,我们当父亲的人,把能够做的事情,全做了,我觉得足矣了。”

这样的话,这两天里乔兆拾跟凌镖头说了好几次,这一次,凌镖头总算把话真正的听了进去。

凌镖头沉默了许久后,他轻轻的点了点头说:“养儿百岁常忧九十九,我现在明白这话的意思,我明明知道是一桩良缘,可是我心里面对此也不会有多放心。”

乔兆拾明白凌镖头话里的意思,他跟凌镖头叹息说:“我从前觉得是孩子离不了我们,近一年来,随着然儿的长大,我渐渐的明白过来,其实是我们离不了孩子。

孩子们大了,他们可以飞向更加广阔天空的时候,我的心里面竟然是舍不得,我想着他们离了我们以后的种种难处,我就愿意孩子们一直长在我的跟前。

我有时候竟然会忘记了,我年少的时光,其实也是那样走了过来的。我现在提醒自个,然儿会长大,她有一天会嫁人,我为了她好,我都要让她明白,我对她是能够放手的。”

凌镖头重重的点了点头,他瞧着乔兆拾苦笑了起来说:道理谁都懂,遇到后,这心里还真是苦涩难当。”

乔兆拾瞧着凌镖头轻轻的点了点头,说:“我明年还能够带然儿出一年的远门,但是后年,我就不能够再这样的随心行事,哪怕然儿还是有心想出远门,我也要拦一拦她。

然儿娘亲说得对,我们为女儿着想的千万遍,都不如多顾及一些她的名声。”

凌镖头心有同感的跟乔兆拾说起闲话,两位当父亲的人提及儿女年小时候的趣事,两人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凌花朵来寻凌镖头的时候,乔兆拾借着机会闪开了。

凌花朵是来跟凌镖头打听提货的事情,凌镖头瞧着女儿面上的神情,他轻摇头说:“我们只有等,我也希望他们今晚能够来一趟,最好是把货全部提走,我们镖队就能够转头出发。”

凌花朵微微的低垂着头,低声说:“爹爹,那人跟我说,过年的时候,他会争取回一趟家。”

凌镖头听凌花朵的话后,他就想明白,众目睽睽的情况下,那小子在何时跟凌花朵说了这样的话,凌镖头眉眼轻抬问:“花朵,他几时跟你说了这样的话?”

凌花朵的脸微微的红了起来,低声说:“就是,就是他后面要走的时候,他悄悄跟我说的。”

凌镖头在心里轻叹一声后,他瞧着凌花朵低声说:“花朵,爹爹原本想着你的年纪还小,有些事情呢,就不太方便跟你说得仔细。

如今想着有的事情,我还是早早跟你说一说,你的心里面有数,你待人处事心里面便有底气。”

凌镖头把总镖头想结亲的想法跟凌花朵提了提,凌花朵听后捂住嘴了,她的眼里有着喜色。

凌镖头瞧着凌花朵眼里的神情,他轻轻的摇了摇头说:“花朵,我这几年带你去总镖头家拜年,除去有一定的私心外,我也是想让你多瞧一瞧总镖头家的家风。”

凌镖头是认可总镖头家的家风,总镖头家里的男人们对待妻子是一心一意,他们也没有家里有贤妻后,还要时不时上青楼的劣习。